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此刻,靜靜的倚窗佇立,靜靜的想你! 渺渺時空,茫茫人生,遇見你,關乎宿命?關乎緣? 雙手合十,唇角泛笑,眸光閃閃,不管如何,你我相遇了,這是無法迴避的事實! 你我,好像熟悉彼此,懂得彼此,心與心交融,卻也有莫名的令人落寞的痛心的陌生感! 人生最美好的時刻,是與你在一起!人生最痛苦的時刻,也是與你在一起! 矛盾著,糾結著,一切的一切,時時刻刻令自己的心,永遠輕易的,揪成一團,幾近痙攣! 其實,有時自己也真的想逃離遠遠的, 不與你聯繫,去一個你永遠尋不到的世界, 獨自流浪! 我只想,在每一個夜,幽深人靜時,才凝望著天際淡月疏星,深情的想想你! 你的城,我的城,燦爛在同一天際下,一樣的燈火霓虹,一樣的車水馬龍! 但是,你的城,沒有我!我的城,也沒有你! 遙遠的城市,飄蕩著一樣的空氣,幾乎可以體味到你的氣息,卻永遠無法真正的擁抱你! 你我的故事,不算簡單,也不算複雜!不算平淡,也不算浪漫!不算蒼白,也不算美麗! 言語無法描繪的依依感覺,卻就是如此深刻的如此難忘的讓我記在心裡! 我有千言萬語,鬱結在心裡,說不出!或許,你也有。  你我的故事,或許,就這樣在歲月漫漫長河中,一天又一天,靜靜的沉醉在美麗的夢裡! 經年之後,你會在哪裡?我又會在哪裡? 你的身邊,將會是怎樣的風景?是否依然有我的小小影子? 我的身邊,又會是怎樣的風景?會否依然朦朧著你我的執著情愫?

| 4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今天是正式上班的第二天,本來昨天第一天上班回來就想寫些許的什麼,最終還是沒有敲下一個文字。兩個星期的培訓、兩天的正式上崗,我似乎從在天堂裡的滿懷希望一瞬間掉到了地獄般的絕望。這兩天、也許我真的受到打擊了? 不知是不是人都會在遇到不順利時胡思亂想?然後用耳機屏蔽掉外面的世界盯著屏幕敲打著鍵盤。我一直固執地認為我是一個滿懷激情的人,卻總在遇到一點點挫折的時候垂頭喪氣,繼而一個究根尋底的質問自己! 大學的兩年半中,我讓自己平均每天有五六個小時在外面跑。我端過盤子、派過傳單、擺過地攤,我遭受過拒絕、經受過冷落、遭到過白眼,我以為我已經具備與這個社會抗衡的資歷、我以為我真的可以用力去追那些我想要的東西、我以為……一切的一切都可以通過我的努力去改變…… 我在這個自己最嚮往的大都市、最繁華的地段、似乎人人羨慕的寫字樓、找到了一份別人看起來或許還算體面的工作。我滿懷激情地接受了兩個星期的培訓、以還算比較優秀的成績走上了工作崗位。卻只用了短短兩天的時間,似乎就把那曾有的激情磨得無稜無角!我承認我這兩天真的受打擊了,就像主管師姐說的、看著我就像一個充滿氣的氣球在慢慢漏氣,到最後就這樣癟下去了。我不是害怕被拒絕,只是人在不順利時辦公室那股沉悶的空氣總能讓人感到窒息。今天中午吃飯時老媽電話打過來,問我怎麼這麼久都不給她電話?我知道老媽子想我啦,咽在喉嚨的飯不知該怎麼吐下去。原本昨天想給老媽子打個電話報個近況順便帶上節日的祝福,最後卻沒有…… 不覺中大學就這樣逝去,幸運的時出去實習的這個學期我還能在學校奢侈地住上四個月。每天和老鄉兼同學兼同事的國君一早起來去擠廣州那條最難擠的地鐵線去上班,晚上一起坐著公車回來去到學校後門那快餐店狼吞虎嚥,然後帶著漲漲的頭腦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宿舍、只想好好睡上一覺。新同事問我們兩個怎麼那麼要好、性格卻又相差那麼遠?或許人的一生就是這樣,無論是朋友、還是些其他的人,在我們的生命中匆匆地來、又匆匆地去。一些人走了,總有一些人會走進你的生命。很感謝上天還能賜給我這麼一個朋友,早上一個電話問起來沒有、一起早餐、一起擠地鐵公車上下班,儘管我們都是彼此唯一的對手!只是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有多久? 人是一個感性並且矛盾的動物,發現自己總喜歡往熱鬧的地方湊,卻怎麼也擠不進去。每天晚上坐車經過廣州最繁華的地方,望著車窗外的風景,卻似乎怎麼都找不到自己的身影,再一次陷入迷茫的落魄中。同學朋友鼓勵自己都說:“你是踩不死打不倒的小強,一點點打擊算什麼?”我是打不倒的小強,卻似乎也像扶不起的阿斗。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一直賴以生存的自信蕩然無存,不知什麼時候、自己變得那麼的懦弱。不是害怕失敗,只是有時感覺自己、連奮鬥拚搏的資本都沒有。是自卑,還是自己的無能懦弱?有時候,人只需要一個方向就夠了、卻都是那麼的奢侈。有時候,只是累了、很無助! 今天兩位同事說,要麼適應這裡的節奏這裡的壓力,要麼、滾蛋!不斷地調節好自己,主管師姐說,熬過前三天,你就可以撐下去!我知道不是社會的現實,只是我們的夢和現實之間的落差大了點而已。給自己再打點氣,也許只需要熬過明天、你就可以看到明天。 人是不是應該活得簡單一點?最近好累、真的好累,好想好好睡上一覺,然後醒來、做自己該做的事去。

| 14 July, 2012 | 一般 | (5 Reads)
植物的引種是指植物被移到自然分佈或當前的栽培分佈範圍以外的地方進行栽培。馴化是指在引種過程中,人們利用植物的變異性和適應性,通過選擇使之適應新的環境條件和改變對生存條件的要求。人們進行引種馴化是為了擴大栽培植物的種類和發掘那些尚未利用的植物資源。

| 16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生命有時候是那樣輕,輕到你自己醒來時不知道身在何處。 你起身下床,即使是清晨,時光再好,有時候也感到百無聊賴。 心裡充滿自責和愧疚。 一天的最好時光就這樣縱然消逝,從清晨6點到9點,你無所事事,不知道用什麼來打發時光。在漠然等待和無望裡,時光溘然而逝了。 澆一下窗台上我種的韭菜、辣椒、蒜苗,看一遍我陽台上的蘭草、滴水觀音、文竹和山藥,侍弄一下客廳裡的巖竹和金錢樹……它們每天生長得自由自在。 一片綠葉的生長,一朵花開,給了我無盡的喜悅。我會在清晨靜靜與它們對視,我不想什麼,它們是不是也不想什麼?我不知道。它們僅僅需要我的一點澆灌,還是也需要我的一點溫暖的關愛,和它們蹲下來對視的交談? 心有時候孤寂,就像此刻,想有你的一聲問候或者你沉默慈愛的眼神,看著我,或者即使看著我的後背,我心裡也會暖暖的。 人需要的不一定只是物質,只是慾望,只是權利名望。一個簡單的問題是,面對自己時,你是快樂的嗎? 快樂源自哪裡? 這是我要追尋的,而且一直努力尋找答案。難道有了答案,它就能打開快樂的源泉嗎? 快樂是源自別人掌聲和讚譽?以及無休無止的期待? 忙於生計,忙於看似重大的虛無裡,回頭看時,過往的僅僅是一陣風,僅僅是一陣雨,僅僅是一片落葉,僅僅是一片落葉劃過的軌跡。 生活難道就是奔波不息?就是爭名逐利? 快樂是源自心靈的泉水,你聽到過心靈深處泉水的聲音嗎? 此刻,花靜靜的,樹葉也靜靜的,我也靜靜的,靜下來對視著花草,對視著心靈,讓心靈流動著自己的軌跡—— 這也許是我看似一個無聊的清晨。 給自己找一個無聊的理由,也許才傾聽到了快樂的聲音,那是來自你心靈深處的源源不斷的泉水的聲音。

| 6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清晨,雨下得很大,憑窗站立,雨簾外透著斬不斷的愁緒。 風雨交織著洶湧而來,肆虐的撕扯著一切,彷彿雖如此猶不解恨一般。 天空依舊很暗,給人一種近夜晚的錯覺,路上行人無一個。綿延的心淡出身體,漸飄漸遠,像是一幅抽像的水彩,世界變成一張空白的紙,淡出的心在上面沒有任何的相遇、錯過,只是孤零零的繼續遠行,漸漸縹緲的全無蹤影。 這樣的一個清晨,總是思緒飄忽不定,人也變得茫然無措。有種錯覺,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突然消失了,世界從此只屬於我一個人。幽幽的湖邊小道,只留有我一個人的腳印,所有的風景只為我一個人美麗,所有的花只為我一個人綻放,此刻只想把世界放進相框裡。這感覺棒極了。 圖書館二樓工科靠近湖邊窗下的位置是我最鍾愛的地方,就像此時一樣。雨點綴滿了窗的玻璃,透過這樣的窗看外面的模糊不清的世界,灰暗的天空下,沒有邊際的水面,帶著生命色的樹與草,中間蜿蜒著一條小路,寂寞的亭子張望著孤獨的小橋,一切都靜止了,就像一幅裝訂在畫框裡的風景畫,美的讓人感動,讓人心疼。 河邊的柳在風雨裡沒有節奏的搖擺,正如我此時的心境。總是覺得與雨有著不解的情緣。想起高考結束那天,也下著雨,扔下傘,在雨中的操場上赤著腳一圈一圈的走著,心痛無比,所有的一切都在訴說著一種別離,多想再看一眼!多想再重來一遍!沉痛的告別只能用無聲的語言,與世界兩兩相望,淚眼婆娑。 聽,世界靜止的聲音,沒有了你,也沒有了我,只有雨在思念……

| 1 May, 2012 | 一般 | (5 Reads)
我愛上了他,但是也刻薄了他,心裡想應該不是這樣子的吧,我敬重他,到如今,也只有敬重了! 比我大,有個家,還是我敬重的師,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老媽肯定不會贊成這個感情的存在! 逃避,我的愛情從來都是逃避的,可是為什麼都發生在我的人生轉折階段呢? 我渴望著愛情,但是在師的身上我感受不到愛的快樂,有的只是沉重的罪惡感。我和四年前那個不懂事的小女生有什麼區別呢?那個不懂得愛情是什麼味道,除了逃避和隱藏之外,傷害著傷害的心愛的人,什麼都不明白!還自傷的,期期艾艾的等待,沒有結果的東西,破碎了的心……傷心的人不會回來,回來的也是傷害的!逃離是我的選擇,我選擇了逃離和透明,結局是悲劇!荒廢了學業,荒廢了感情,荒廢了事業…… 現在呢,是的,我選擇面對,但同時也在逃避! 悲情!今天想到了父母,我把他們拋掉腦後了,那個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從來沒有把我改變。心態,鬥志,都沒有真正地找到。我是一個很安於現狀的人,主要有一點點的希望和安逸,就不會昂起奮鬥的行動!父母,我什麼時候才不會說自己對不起你們呢?愛情是,工作是,態度也是!愛,為什麼我總是不能夠感受到呢? 很想師把我給甩了,那樣我就不會再想到什麼是港灣了,想可以有的後路!我很悲情的這樣的想著。那個時候也是這樣想的,可是有什麼用呢? 我不愛自己!卻想要別人來愛自己!如果他說:你像一隻很鷹、一隻瞅準獵物才猛然下撲的老鷹!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那我是麼? 我跟大聖發脾氣,只要見到和聯繫就會,是很隨便的,我知道他不甩我的。其實沒有誰一定要看別人的眼色,我卻總是給別人臉色,對他是比較強烈的,對其他人也是一樣的。倒是收斂了一點點,沒有那麼強烈,但是不笑,沒有精神,一臉頹廢的樣子就很難看了。我很怕甩了師的,其實心裡對他的不滿意也有很多,很多!但是一直不敢發作,怕失去了他,怕那種心情不再了。自己還是一個孤家寡人,沒有人關心,沒有人照顧。在這裡的四天裡,我做了什麼呢?其實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想,就是一個勁的上網,看色情文字,看小說,看網頁,看電影,看精神糧食,也看自己的荒涼…… 我愛他,可想著好像也不愛他!我能夠做什麼呢?什麼也做不了,什麼也不想做!除了傷心和感覺失敗,為什麼他不是那麼的出色一點,為什麼他不再好一點點,為什麼他會是那樣的想法呢?男孩女孩,不是都很好麼?如果不是這個原因,他們應該沒有矛盾,也就沒有現在說的愛情了!那時的青澀,到現在是什麼?顛覆麼,顛覆了我心中的神聖的形象!我知道,那個很早很早就已經破碎了的夢想,在我的膽小怕事的心裡已經不再完好。所以我心愛的他還是模糊的影子,不是真實的現在的他!我記不得那個時候的他,和那份純情…… 現在想的只是,要不要繼續維持這種關係,繼續下去,結婚真正在一起,我可以接受麼?對我而言,現在什麼都沒有,如果以後沒有說話權利,生活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呢?像老妹那樣說的,沒有地位,只是一個女人的活著受著?我是一個傻子,真的,傻子!傻的可以什麼都不顧及就跟他談情說愛!!!! 家庭是永遠的顧及。 老妹現在也看不起我了,價值觀念是什麼?只是讓認識的人和親人如同你,敬重你的存在和觀念。在家裡我不再敢高聲喊叫,發表自己的觀點,和他們暢談理想。在他們眼裡,理想是被嘲笑的對象,不是敬重的東西。 我知道他們愛著關心著,可是心裡就是一直一直的對自己說,我感受不到。感受到了還是想他們說出來的,說出來了,心裡會很高興,然後輕飄飄的快樂活了一陣。 米,餓著。鹽,品味著! 飢餓的日子,還是一樣的不清醒,沒有鹽的日子,感覺和味覺下降了。兩天裡,除了白米飯和水,什麼都不吃,因為沒有東西可以添埋肚子。一直一直呆著,呆在一個四四方方的盒子裡,租住的房子裡,想著回去和他在一起,想著躲避他,很開心的沒有失去什麼,但是事實是這樣的麼?否則我為什麼要逃離,逃離那樣的心情,跑出去呢? 日記,我第一次和人說自己的日記的問題。我真的不想毀掉那份日記的,不然早就毀了。老妹說我特別懷念自己那些破銅爛鐵,怎麼都收集著就是不丟棄!那些自己一個一個字寫東西,要毀掉,談何容易呢? 破銅爛鐵,我還是不會營生! 生命中不曾有你?不,是你已經死去!可以懷念,可以思念,但是已經不可能發生任何的事情和關係!因為在心裡你已經死去!這就是愛情結束時,另外一個人的處理方式!所以沒有朋友的情人,沒有情人的朋友! 文章來源:饒穎的BLOG |江蘇文藝出版社的BLOG | 中醫愛好者的BLOG |秦嶺之巔的部落格 | 胡萍老師的BLOG |The Classroom | 婚禮 宴會 花藝設計 |BBC Reporters' Log | 星座小仙女的宮殿 |兒科專家——崔玉濤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我愛上了他,但是也刻薄了他,心裡想應該不是這樣子的吧,我敬重他,到如今,也只有敬重了! 比我大,有個家,還是我敬重的師,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老媽肯定不會贊成這個感情的存在! 逃避,我的愛情從來都是逃避的,可是為什麼都發生在我的人生轉折階段呢? 我渴望著愛情,但是在師的身上我感受不到愛的快樂,有的只是沉重的罪惡感。我和四年前那個不懂事的小女生有什麼區別呢?那個不懂得愛情是什麼味道,除了逃避和隱藏之外,傷害著傷害的心愛的人,什麼都不明白!還自傷的,期期艾艾的等待,沒有結果的東西,破碎了的心……傷心的人不會回來,回來的也是傷害的!逃離是我的選擇,我選擇了逃離和透明,結局是悲劇!荒廢了學業,荒廢了感情,荒廢了事業…… 現在呢,是的,我選擇面對,但同時也在逃避! 悲情!今天想到了父母,我把他們拋掉腦後了,那個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從來沒有把我改變。心態,鬥志,都沒有真正地找到。我是一個很安於現狀的人,主要有一點點的希望和安逸,就不會昂起奮鬥的行動!父母,我什麼時候才不會說自己對不起你們呢?愛情是,工作是,態度也是!愛,為什麼我總是不能夠感受到呢? 很想師把我給甩了,那樣我就不會再想到什麼是港灣了,想可以有的後路!我很悲情的這樣的想著。那個時候也是這樣想的,可是有什麼用呢? 我不愛自己!卻想要別人來愛自己!如果他說:你像一隻很鷹、一隻瞅準獵物才猛然下撲的老鷹!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那我是麼? 我跟大聖發脾氣,只要見到和聯繫就會,是很隨便的,我知道他不甩我的。其實沒有誰一定要看別人的眼色,我卻總是給別人臉色,對他是比較強烈的,對其他人也是一樣的。倒是收斂了一點點,沒有那麼強烈,但是不笑,沒有精神,一臉頹廢的樣子就很難看了。我很怕甩了師的,其實心裡對他的不滿意也有很多,很多!但是一直不敢發作,怕失去了他,怕那種心情不再了。自己還是一個孤家寡人,沒有人關心,沒有人照顧。在這裡的四天裡,我做了什麼呢?其實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想,就是一個勁的上網,看色情文字,看小說,看網頁,看電影,看精神糧食,也看自己的荒涼…… 我愛他,可想著好像也不愛他!我能夠做什麼呢?什麼也做不了,什麼也不想做!除了傷心和感覺失敗,為什麼他不是那麼的出色一點,為什麼他不再好一點點,為什麼他會是那樣的想法呢?男孩女孩,不是都很好麼?如果不是這個原因,他們應該沒有矛盾,也就沒有現在說的愛情了!那時的青澀,到現在是什麼?顛覆麼,顛覆了我心中的神聖的形象!我知道,那個很早很早就已經破碎了的夢想,在我的膽小怕事的心裡已經不再完好。所以我心愛的他還是模糊的影子,不是真實的現在的他!我記不得那個時候的他,和那份純情…… 現在想的只是,要不要繼續維持這種關係,繼續下去,結婚真正在一起,我可以接受麼?對我而言,現在什麼都沒有,如果以後沒有說話權利,生活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呢?像老妹那樣說的,沒有地位,只是一個女人的活著受著?我是一個傻子,真的,傻子!傻的可以什麼都不顧及就跟他談情說愛!!!! 家庭是永遠的顧及。 老妹現在也看不起我了,價值觀念是什麼?只是讓認識的人和親人如同你,敬重你的存在和觀念。在家裡我不再敢高聲喊叫,發表自己的觀點,和他們暢談理想。在他們眼裡,理想是被嘲笑的對象,不是敬重的東西。 我知道他們愛著關心著,可是心裡就是一直一直的對自己說,我感受不到。感受到了還是想他們說出來的,說出來了,心裡會很高興,然後輕飄飄的快樂活了一陣。 米,餓著。鹽,品味著! 飢餓的日子,還是一樣的不清醒,沒有鹽的日子,感覺和味覺下降了。兩天裡,除了白米飯和水,什麼都不吃,因為沒有東西可以添埋肚子。一直一直呆著,呆在一個四四方方的盒子裡,租住的房子裡,想著回去和他在一起,想著躲避他,很開心的沒有失去什麼,但是事實是這樣的麼?否則我為什麼要逃離,逃離那樣的心情,跑出去呢? 日記,我第一次和人說自己的日記的問題。我真的不想毀掉那份日記的,不然早就毀了。老妹說我特別懷念自己那些破銅爛鐵,怎麼都收集著就是不丟棄!那些自己一個一個字寫東西,要毀掉,談何容易呢? 破銅爛鐵,我還是不會營生! 生命中不曾有你?不,是你已經死去!可以懷念,可以思念,但是已經不可能發生任何的事情和關係!因為在心裡你已經死去!這就是愛情結束時,另外一個人的處理方式!所以沒有朋友的情人,沒有情人的朋友! 文章來源:申維:在路上 |因為你不是西門子 | 央金的BLOG |艾斯苔爾和她的書 | 陳波潔-不孕 炎症 人流 |Eric's War Blog | 毛壽龍的BLOG |jamesford的部落格 | 管著嗎 |詩人芒克的BLOG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8 Reads)
一個剛上小學的女孩,很多時候都是自己走路去上學,放學後又自己走路回家,因為她的家離學校很近。 一天,正是放學的時候,天空驟然間雷電交加,風雨大作。小女孩遲疑了片刻之後,用一個塑料袋裹住書包,便冒雨向家的方向走去。 她的媽媽帶著雨傘,迎著學校的方向,沿街尋找女兒。 她的女兒在人行道上邊走邊咯咯咯地笑著、輕盈地跳躍著,像一隻歡快的鳥兒。 媽媽站住了,遠遠地凝望著自己的女兒。媽媽不知道被雨淋得濕漉漉的女兒為什麼會笑得那樣美麗如鮮花、燦爛如晴空? 這時,一抹閃電照亮了女兒稚嫩的笑臉。女兒的笑容在強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的清新、格外的光彩照人。 媽媽急急忙忙地跑了過去。 女兒看見了媽媽,歡呼雀躍地跑了過來。她嚷道,媽媽媽媽,那閃電多像照相時的閃光燈啊,天空為我照相呢?對吧? 媽媽也微笑了。媽媽撫摸著女兒熱氣騰騰的小臉蛋,憐愛地說,我的女兒,所以,你就讓天空為你照相了? 女兒咯咯咯地笑了起來,那聲音宛如閃電照耀下的雨珠,瑩潤、透明、清澈。 小女孩幅度很大很大地使勁點著頭,那柔細的髮絲上的水滴在晃動中猶如陽光般迸射開來,炫目而富有色澤。 媽媽又說,所以,你就對著鏡頭笑了? 女兒依然咯咯咯地笑。她說,媽媽,你怎麼猜著的?你真聰明! 媽媽也甜甜地笑了。媽媽摩挲著女兒濕漉漉軟綿綿的頭髮,說,因為,媽媽也曾經像你一樣的是一個小孩、一個小寶寶。 媽媽親了親女兒冒著熱氣的光鮮玲瓏的額頭,沒有責怪,只是心疼地說,咱們走吧,我的寶貝,天空還要為別的人照相呢,你說對吧? 女兒彷彿認真地想了想,然後恍然大悟似的拍了拍潮潮的小腦袋瓜,笑了,說,是呀,還有好些人要照相呢! 媽媽牽著女兒的小手,奔跑在被雨水沖刷得乾乾淨淨的人行道上。母女倆拋在身後的笑聲如同春風中的花蕾般次第綻放開來,由近及遠,綿延蜿蜒成一條芬芳四溢的花徑。 那一瞬間,一座城市因此而生動了起來。 文章來源:張華立 |張北川的BLOG | RODEO中國版的BLOG |海鳴威的BLOG | connie的BLOG-長睫毛的魚 |陳丹青的部落格 | 王琳醫生的BLOG |聯想的公主城堡 | 英格麗張的BLOG |馮克軍的藝術空間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球手學習的通常都是通用揮桿方式,他們為了提高自己的球技,不惜花費很多錢買資料,參加培訓班,尋找更多的技術,希望揮桿流暢,推進更多的球,可是實際上卻不能產生多大的作用。例如,長青選手克雷格-史塔勒(Craig Stadler)那樣的球手揮桿時可以像卡米羅-維拉加斯(Camilo Villegas)那樣具有柔韌性嗎?完全不可能。高爾夫大眾難以找到高爾夫秘笈到底在哪裡。   我為這些求學心切的球手感到難過,我的教學原則就是不以某種條條框框來僵化學員的思維,強迫他們學習。我琢磨學員的個人偏好因材施教,啟發學員選擇最適合自己的那種方法來進行學習。我記得作為一個年輕球手的成長經歷,那時我們都模仿本-哈根揮桿,希望成為像他那樣傑出的球手。實際上,很多成功的例子都是不可照搬的,簡單的複製可能只會招致失敗。要想成為成功的球手你需要具備以下幾個因素:   1. 模仿球手職業球手;   2. 具有職業球手那樣良好的柔韌性;   3. 擁有職業球手的心態。   如果不具備以上特徵,那麼你就不能學到這些揮桿方式。當然,沒有接受過專業訓練的人也許認為看起來都差不多——但是光靠那點簡單的技術並不能為你贏得成功。   我希望將「虛擬現實」運用於高爾夫中。比如,將一些傳感器連接到人的身體上,這些傳感器不僅提供柔韌性的數據,而且傳送信息刺激到身體以激起動作。在頭盔上有個類似太陽擋板的「屏幕」,球手可以通過它看到要模仿的球手。當虛擬現實中的球手揮桿時,傳感器激活,帶動球手進行揮桿。但是,這種設備現在還停留在設想階段,也許有一天它真的可以成為很好的練桿輔助設備。所以目前要練好桿還得下苦功才行。   人們都是不完美的,所以完美的揮桿很難得到。不過可以使用諸如Iron Byron之類的技術裝置幫助你進行練桿。但是即使這樣的技術也有其局限之處。記住,這個輔助裝置的是參照拜倫-尼爾遜(Byron Nelson)的技術來製作的,而非實際生活中幾乎不存在的完美技術。不妨請教合適的教練,幫助你使用你所擅長的擊球技術、揮桿你平面直線,注意使用你的食指感受桿頭擊打到甜蜜點時的感覺。你可以採取多種方法稱為你所達到你的目標。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9 Reads)
美麗的事物裡,經常隱藏著殘忍的本質。 經典童話通常具有這項特色。 張作驥以蝴蝶的意象展現他的作品,感覺上,他也像蝴蝶在蛻變,蛻變中有開發的獨到處,應該也會有創作上的困境。 他的作品依然是多種語言,上部的『美麗時光』有客、台、國語,這部『蝴蝶』有國、台、日、達悟族語,再加上女主角不語,其實是緘默不出聲的內心獨白,這也是一種語言。 女主角的獨白既是影片重要的陳述,該讓這樣的聲音具有聲韻感、具有魅力感。絕對肯定女主角學習台語的努力精神,但當她沙啞又破音的音質念出詩文般的重複字眼時,導演有心建立的電影文學氣質變成明顯的意圖,而這意圖變得突梯。我聯想到多年前萬仁導演的『超級公民』,有陳芳明教授為蔡振南飾演的角色做台語旁白潤飾,也因為是蔡振南的嗓音獨特,因此,讓電影形成一篇優美動人的散文。 『蝴蝶』若必須有女主角的內心旁白,或可改成適合的調性,讓屬於她的氣韻來完成這個角色,這樣,才會使影片的角色自然生動。 再者,影片分列的篇章過多,是不是會反過來影響了觀眾的情緒被冷靜切割? 上述的兩點僅是個人對於張作驥導演特別期待而產生的疑問。其實,本片的優點很多,如他一貫的特色,讓我看得很心疼劇中人。而老人的碎碎念是影片裡最可愛的角色,也算是影片裡很重要的〔背景〕。 〔背景〕還有: 螢火蟲:被儲存在玻璃罐裡,當牠們被阿嬤在家中一方水池邊上釋放,冉冉升上黑黑的夜空,〔美麗〕,是畫面上驚歎的印象。再則,應是感慨牠們的壽命一瞬間。一瞬間,完成專屬的生命。 蝴蝶:等待後的蛻變是美麗。但美麗的代價可能是被獵捕成標本。這樣的美,顯示生命裡預示的殘忍,可以躲掉嗎? 球:在海岸邊隨著浪濤滾進又推遠的球,讓我有種深刻的感動——所有自以為剔除掉的過往,都會在不經意間回溯,逼你正視它的存在。 森林:森林裡有翩飛的蝴蝶,還有已被廢棄的遊樂園。再美再風光的情景都會敗壞。阿哲常跑到那裡,心煩到那裡、想回憶時到那裡、與女友阿佩談心到那裡,即使喪命時,也是到那裡仰望著天。 蛇:阿哲媽媽是原住民,他說媽媽怕蛇,達悟族人依海維生,所以怕蛇嗎?山路難免有蛇啊。整部片裡最令人驚心的不是鐵棍棒,不是槍,而是阿哲為了護母墳而把墳邊的蛇抓起,對著蛇頭咬住,把蛇頭咬斷,吐在地上,嘴邊沾血。蛇可以是性象徵,為母當年的性事做事後的拔除動作。 尋父:二十年不見父親,當父親自日本回台時,阿哲沒興趣相見,反倒在解決父親那一代不能解決的江湖恩怨時,出現。爸爸不斷地口出日語,阿哲說:不要再跟我說我聽不懂的話,再說,我殺了你。當爸爸終於不說日語,而以阿哲聽得懂的語言說:我是日本人。(這句身份說明,另有含意嗎?)轟!爸爸的下場在阿哲的槍下。阿哲雖不意自己會做出此事,愣了一瞬間。我看到的還有另一點:伊底帕斯情結上演。即使不是戀母情結,但長年跟著媽媽,看媽媽身心受苦,自小,他的仇恨深根。這一轟,早就存於心。但這一轟,比不上噬咬蛇頭的影像教人震驚。 阿哲恨父拋妻棄子長達二十年,且媽媽因思念而自殺身亡。達悟族人忌自殺,自殺會產生惡靈。於此,咬掉蛇而不是驅趕蛇,變成影片最重要的議題: 無論是就家庭中的父子關係,或是黑社會裡的幫派糾紛,清理 / 清除的借口是懲罰叛逃者。爸爸在愛情、在家庭、在父子、在幫派裡,無不顯得是能逃就逃,於是,噬咬蛇頭代表了父權 / 陽具 / 搗碎 / 建構 / 認同 / 不認同 / 說話 / 不語 / 消滅 / 重建……。 黑幫調性比以前淡了些,子弒父的心結成了可以大大研究的題材。而出現在影片裡的四位女性:阿嬤,針對阿公念她又不知在跟誰講電話,阿嬤很酷喔,響應:「我付你電話錢。」小龜,敢於挑戰無賴。女主角阿佩,選擇不說話,是一種抵抗。阿佩姊姊,最敢言敢行。對比於男性的衝動行事,她們成了觀察者、記錄者。。 看了本片,真覺台灣的景色好美!『美麗時光』的青少年有夢想、心冀改變;『蝴蝶』的景致看似開闊,阿哲(神情很像庹宗華)與弟弟阿仁卻都窒息在:他們找不到出口。阿仁為意外喪生的阿龜復仇後,那一聲怒吼,似乎要把多年的怨氣一併吼出。這一吼,他也知道此回沒人頂替,得進牢房了。阿哲被長茅刺穿身體,仰望樹林裡翩飛的蝴蝶,他正嘗試欣賞,也是把自己的心魂寄於蝴蝶之身,以減輕身心之苦。 如同一顆球,面對廣闊無垠的海,正自以為找到歇息處,浪潮卻一波波襲來,如何練就〔衝浪〕技巧以取得平衡﹖也如同片中的一方水池、森林、螢火蟲、蝴蝶、蛇,得各自面對〔困境〕。 令我感動的最主要因素是:很多人會把路越走越窄,不見天日,甚至是——毀了,究其因都是無法擺脫〔困〕境。想〔改變運勢〕,需要有智慧有決心有勇氣有毅力。畢竟,光羨慕色彩斑斕的蝴蝶迎空展翅,並不能改變自己的現狀。蝴蝶還是得歷經蛻變、躲過人類的捕網、天敵……。生存,向來不是易事,卻還是值得努力。

Next